红色警戒2任务开头他们说的那些英文翻译24关1关给5分

“同志们,今天我们要创造历史。我们将一起摧毁美国,摧毁他们的城市、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梦想……和更多的东西。”——亚历山大罗曼洛夫(Alexander Romanov)“总统先生,您究竟是什么意思?”1971年早春,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向五角大楼报告苏联的几支护航舰队突然掉头向美国驶来。索恩卡维尔(Thorn Carville)将军得到了这一报告并立即汇报了总统。杜根(Dugan)总统与莫斯科通了电话,他和罗曼洛夫总理进行了一番关于这次入侵的争论。虽然被威胁将受到全面的战略核打击,但是罗曼洛夫最后仍然警告说“总统先生,不要太确定了”。于是杜根总统下令攻击,核导弹已经准备就绪。与此同时在莫斯科,尤里(Yuri)命令他的精神部队开始行动。精神电波干扰了与发射指挥官的联络,于是大部分核导弹在发射井中炸成了一堆废铁。卡维尔将军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召集整个美国的军队,抵御苏联的进攻。索恩卡维尔将军是德克萨斯人,负责管理国土防御。作为乔治卡维尔(George Carville)将军的儿子,索恩的军旅生涯被寄予很高的期望[1]。与他的副手波特上校(Colonel Porter)一样,卡维尔相信美军能处理好任何情况。伊娃中尉(Lieutenant Eva)-他的通讯官、一位西点军校的高才毕业生,帮助他向战场上的士兵传递命令。谭雅(Tanya)依然是顶尖的特种部队,当苏军开始入侵时,她正在曼哈顿进行综合训练。

领导入侵的苏军的是维拉蒂摩将军(General Vladimir)(不是Vladimir Kosygin)。他的部队正在墨西哥和东海岸推进。索菲亚中尉(Lieutenant Zophia)负责为进攻确定坐标。索菲亚驻扎在莫斯科,参与过五十次成功的模拟战役。西海岸的攻击部队主要由尤里的精神部队和一些苏联部队组成。负责苏军与总理办公室之间的军事连线的是一名叫Yershenko的年轻军官。在入侵的同时,罗曼洛夫下令重建苏联空军。米格战斗机开始不断地开下生产线。由于战争开始时能够使用的米格战斗机数量有限,因此呼叫由新造米格机执行的空袭往往被看作一种殊荣。罗曼洛夫也下令重建苏联的特有科技:铁幕(the Iron Curtain)。进行建造开发的苏联工程师们成功地重建并升级了整个系统,使它拥有了更大的作用半径和较短的充电时间。

苏军入侵的开始是令人惊讶的。苏军和精神部队一起,潮水般地涌进了旧金山(圣弗朗西斯科,San Francisco)。Spetznaz的英雄鲍里斯领导着一部分苏军进攻。带着一把改造过的AKM机关枪,鲍里斯以他的勇敢和在战场上的冷静著称。在苏军入侵欧洲的战斗中,关于他潜入盟军基地召唤空军支援的故事已经成为传奇[2]。鲍里斯天生对心灵控制免疫,但他对罗曼洛夫总理和祖国俄罗斯的忠诚是毫无疑问的。与他的朋友,疯狂伊万(Crazy Ivan),一个炸药专家一起,两人攻无不克。苏军迅速地占领了旧金山湾(圣弗朗西斯科湾,San Francisco Bay)。

在华盛顿,苏联士兵向五角大楼发起攻击。同时,维拉蒂摩的海军舰队与美国海军在佛罗里达外海展开战斗。巨大的基洛夫飞艇(这种飞艇在原先的和平条约中并未被禁止建造),向美国城市投下巨大的炸弹;苏军伞兵则肃清关键区域。苏联海军以坚定的决心攻击了曼哈顿岛并成功摧毁了自由女神像。以入侵者的姿态,罗曼洛夫向美国民众广播了一条消息:“我代表伟大的苏联向美国人民提供一个特殊的邀请。看看你们的自由女神吧,她现在就是你们面前的一堆废铁。只要一瞬间,你们曾经强大的纽约城也将步她的后尘。你们可以选择,是继续为你们的过去而悲哀,或者是投降并且加入我们伟大的苏联革命中来吧!”在罗曼洛夫讲话的同时,谭雅集中了分散在纽约的士兵,并在布莱德利要塞(Fort Bradley)集合以拖延苏军德进攻。

在苏军源源不断德增援之下束手无策的卡维尔将军命令谭雅撤离纽约。苏联占领并控制了联合国,联合国的所有功能都中止了。

罗曼洛夫当然不是傻瓜,当他的大部分部队在攻击美国的同时,他惧怕欧洲结成新的同盟来抵抗苏联。罗曼洛夫迅速在波兰重新部署了他的短程核武器来威胁欧洲的盟军。幸运的是,由于对苏军的迅速推进感到害怕,没有一个欧洲国家对苏联采取任何形式的进攻。虽然维拉蒂摩没能在佛罗里达海域成功地摧毁美国海军,但罗曼洛夫还是给了他俄罗斯的随高荣誉——斯大林勋章(The Order of Stalin)。同时,精神部队也开始了对旧金山的占领。

杜根总统,为了表示对苏军的蔑视,依然与联席会议官员们一起留在华盛顿指挥美国的防御。卡维尔将军愚蠢地建议杜根总统:他认为美国不需要任何欧洲盟国的帮助。维拉蒂摩的军队穿过中部的几个州,占领了科罗拉多的空军学院。卡维尔将军刚刚将谭雅派到了美国中部,于是命令她夺回基地。在与火箭飞行兵——配备有喷气飞行背包的美国士兵——会合后,谭雅成功地夺回了基地并将苏联的坦克师赶出了科罗拉多。

与此同时,尤里的精神部队发动了入侵的第二步。当谭雅夺回空军学院时,精神部队部署了他们的第一个心灵信标(Psychic Beacon)。在一段命令简报中,尤里解释:“人类的大脑是一个我们刚刚开始认识、充满了电荷信号的潘多拉魔盒。大部分的大脑都是‘接收器’,但是有些更发达的能够自由地选择发送和接收。这就是我的心灵信标。有了它我们就能发送我们想要的信息。我们将在美国各处建立这个装置,最终,美国人将是我们的,他们的思想、身体,如果你想要还有灵魂。”

心灵信标是尤里的第一代精神科技。心灵信标可以使指定目标非常高兴,这样就使他们很容易被说服。加入苏联-这是杜根总统在入侵开始后的第一次讲话中建议国民所做的事。

但是心灵控制科技的一个严重缺陷很快就显示出来,一些人天生的对心灵控制免疫。爱因斯坦教授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他协助美国,这对苏联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华盛顿未受心灵信标影响的人们冲过了苏军的防线,摧毁了心灵信标。总统和其他人员撤离了华盛顿逃到了加拿大。尤里的精神部队没有时间和材料去重建第二座信标,于是把华盛顿的控制交给了苏联占领军。苏联士兵和精神部队组成的联军也几乎占领了整个西海岸。

在苏联占啊领区,媒体嘲弄杜根总统逃啊离了他的国啊家。趾啊高气扬的苏联步兵在华尔街游啊行、苏联坦克穿过金门大桥的图片在世界各地播出。罗曼洛夫总理在国家电视台里讲话,把现有的胜利归功于尤里和他的精神部队。这件事激怒了最近回到美国管理在华盛顿部署磁啊暴线圈(Tesla coils)的维拉蒂摩将啊军。

杜根总统害怕战争将以美国的失败告终,发出了一份声明请求欧洲盟国的支援。法国将军瑞尔里昂(Raleigh Lyon)开始了一场为美国在欧洲争取支持的战役。大韩民国(The Republic of Korea)也向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发起了进攻,但很快被击退。这样使得与欧洲联盟的希望更加艰难。

尤里和维拉蒂摩将军之间的分歧变得越发明显,他们开始争论战争的过程。维拉蒂摩指控尤里用苏联军队为尤里的精神部队和野心工作。由于没有证据支持他的指控,维拉蒂摩将军只好不情愿地领着他的部队推进到了芝加哥,在那里,精神部队正在部署心灵控制增幅器(Psychic Amplifier)。增幅器将使精神部队能够实质上地控制所有的美国公民。

虽然卡维尔将军对于撤退到加拿大的决定感到极度失望,但还是很快在他的新办公室里安顿下来。美国和加拿大的联军迅速地发起了一次进攻,以摧毁心灵控制增幅器。心灵控制增幅器在它即将起作用的前几分钟被摧毁。这使维拉蒂摩将军怒不可遏。他向芝加哥市中心发射了一枚核弹,将整座城市夷为平地。

[1]乔治卡维尔(George Carville)和索恩卡维尔之间的关系并未说明。他们两人都由Barry Corbin扮演,而且一些材料表明,乔治/索恩是在红色警戒1和红色警戒2的故事中是同一位将军。

[2] 鲍里斯的真实年龄和他在苏军入侵美国时所扮演的角色未知,因为他只出现在尤里的复仇中。

“现在我向你们请求支援。美利坚合众国是罗曼洛夫的第一个目标。加入我们的战斗,因为我们不是他的最终目标。”——米歇尔杜根(Michael Dugan)

欧洲盟军对苏军在入侵中使用核武器感到震惊,于是同意与杜根总统会面。1971年冬天,欧洲盟军与杜根总统会面,商讨了与美国结盟和提供一个“急救包”计划。杜根总统很快同意并派遣谭雅深入波兰去解除苏联的核威胁。在威胁解除后,联军完全获得了新生。里昂将军统率着欧洲军队,卡维尔将军则负责指挥北美的军队。美国终于有了可以与庞大苏联军队抗衡的力量。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意识到盟军再一次需要他的科技支持,于是开发了光棱塔(Prism Tower)。光棱科技是为了抗衡苏军掌握的一直以来占优势的磁暴科技。与磁暴科技的那种复杂混乱的基本原理不同的是,光棱塔仅仅是简单地将聚焦的光束射向它们的目标。

卡维尔将军感觉现在是反击的时候了,于是下令夺回华盛顿。当盟军攻入华盛顿时,苏军入侵的深度显露出来:林肯纪念堂中的林肯头像被换成了斯大林像;硫黄岛胜利纪念碑上飘扬的是苏联国旗;由于反复争夺五角大楼而造成的巨大破坏遍布整个城市。尽管遭到全副武装的苏军士兵和恐怖机器人(Terror Drones)的顽强抵抗,盟军还是肃清了五角大楼周围的区域,到1972年春,夺回了白宫。法国技师开始在海岸安装巨炮(Grand Cannons)以击退苏军的任何增援部队。巨炮由马其诺防线上的火炮部件改装而成,能将威力巨大的炮弹射到很远的地方。纽约被解放,联合国立即宣布支持盟军的行动。

在莫斯科,一切就不是那么好了。由于未能成功地部署心灵控制增幅器,罗曼洛夫下令尽可能快的击败美军。维拉蒂摩将军被命令立即起航,去摧毁部署在珍珠港的美国海军舰队,以防止它们对苏联东海岸发动更多的进攻][1]。虽然苏军一开始很快成功地占领了尼华岛(Niihau Island,夏威夷群岛中的一个),但美国的航空母舰和鹞式战斗机(Harrier aircraft)迅速进行了反击,把苏联在那里的基地夷为平地。维拉蒂摩的舰队只得灰溜溜地逃回了美国。

与此同时,尽管精神部队被缓慢地被美军击退撤出西海岸地区,但是他们还是成功地在圣路易斯(St. Louis)部署了一座心灵信标。圣路易斯位于美国中部,是一个重要的中转中心,盟军收复南部各州的必经之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谭雅和她的小分队被派出,执行摧毁心灵信标的任务。在那里谭雅发现,那些天生对心灵控制免疫的市民们正遭到一队伊拉克辐射工兵(Desolator)的屠杀。在几乎屈服于心灵信标的力量时,谭雅摧毁了它,解放了城市。之后,谭雅参加了特别训练,使她能对心灵控制免疫,因为“对于一个士兵来说,失去他的思想,是最糟糕的事”。

苏联军队全面地向墨西哥撤退。在那里,尤卡坦半岛(Yucatan Peninsula),苏联的科学家正在研究爱因斯坦的光棱科技。由于光棱科技可能和磁暴科技结合,研制出更强力的武器,愤怒的卡维尔将军派出了海豹突击队(SEAL team)摧毁了所有相关实验的痕迹。

由于惧怕爱因斯坦和上一次一样向盟军提供优势科技,罗曼洛夫最终下令他的欧洲军团发动大规模进攻,目标是俘虏爱因斯坦。虽然有人建议爱因斯坦离开他在黑森林(Black Forest)的家乡,爱因斯坦仍然坚持要呆在那里。于是他的实验室附近迅速地建立起了一条防线。苏军新服役的天启坦克(Apocalypse Tanks)打头阵向德国进发。这种巨大的坦克由乌拉尔山脉中的苏联科技人员开发出来,拥有双联装炮塔。盟军将伪装成树木的幻影坦克(Mirage Tanks)部署在丛林中伏击苏军,大大延缓了苏军的进攻。突破了优势数量盟国守军的防御来到爱因斯坦实验室附近的苏军最终被那里的守军击退。这样,爱因斯坦就获得了足够的时间来完善他的空间转移科技(Chronosphere technology)。改进的空间转移发生器比原来的充能时间更短、一次的传输量更大,而且消除了困扰原来型号已久的很多问题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卡维尔将军在准备与盟军主要顾问商讨最终向莫斯科进攻的方案前遭到暗杀。尽管如此,由此造成的权利真空并未对盟军的会谈产生多大的影响。会议得出的方案是,放弃传统的大部队地面推进的方式,而采用空间转移发生器绕过苏军防线直接进攻莫斯科。最优的发起进攻的地点是佛罗里达。不过存在的问题是,苏军在临近的古巴地区部署了数枚核武器。

美军攻击墨西哥,长驱直入,摧毁了战争前苏联建立在那里的所有军事基地。曾经协助苏军作战的精神部队突然消失无踪,只留下苏军孤军负隅顽抗。

尤里意识到苏联已经无法取胜,于是悄悄地离开了莫斯科。只有一个小队的精神部队留在莫斯科协助防御。这些人都完全效忠于祖国俄罗斯,这也制造了尤里仍然在支持罗曼洛夫总理的假相。当然,对于盟军计划的进攻,罗曼洛夫也准备好了一座完好无损的铁幕装置和大量核武器来试图对抗。

1972年夏,美国海军对古巴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尽管遇到了苏军巨型乌贼(mind controlled squids)的阻挠,美国还是成功地封锁了该岛。在盟军部署超时空部队(Chronosphere forces)时,罗曼洛夫下令发射部署在古巴的核导弹。但是美国舰队很快摧毁了导弹发射台,而且所有的超时空进攻的准备都已就绪。

7月4日,盟军从苏军手中收复并占领了墨西哥全境。尽管已经全力反击盟军的进攻,但鲍里斯和其余的苏军士兵只得撤离,并试图与维拉蒂摩的舰队会合,但舰队根本没有前来支援墨西哥。同时,美国将他的大部分部队部署在佛罗里达准备对莫斯科的最终一击。为了避免消耗一兵一卒,杜根总统选择了封锁古巴而不是拿下它。

在卡维尔将军的葬礼之后,杜根总统下令对莫斯科的总攻开始。盟军首先攻击了城外的一个战俘营,在冰雪覆盖的莫斯科站住了脚][2]。顶着苏军猛烈的反扑,美军迅速在战俘营部署好了它的部队。爱因斯坦和其他科学家一起部署了天气控制装置(the Weather Control Device),以对抗苏军的核威胁。天气控制器能在短时间内在一片地区内制造猛烈的闪电风暴。光棱坦克(Prism tanks)以远程光束攻击核武器发射台,盟军的战斗机则对苏军坦克群展开不间断空袭。在先进的光棱坦克面前,老旧的磁暴坦克完全不是对手。最艰难的战斗发生在歼灭罗曼洛夫的黑色精英卫队时。装备有可以将任何物体从历史上抹去的武器的超时空军团的士兵(Chrono legionnaires)承担了这项任务[3]。当防守部队被最终歼灭时,谭雅和她的攻击小队通过空间转移到达克里姆林宫。1972年7月31日,谭雅和她的小队进入克里姆林宫搜索罗曼洛夫。在罗曼洛夫的办公室,他们发现Yershenko正无助地试图乔装打扮成罗曼洛夫。把他修理一番后,谭雅搜索了整个屋子,发现了在桌子底下缩成一团的罗曼洛夫。

抓住罗曼洛夫之后,盟军在伦敦迫使他签订了和平条约。在找到更合适的地方之前,罗曼洛夫被囚禁在伦敦塔中。胆小鬼Yershenko招认了他所知的一切以求从轻处罚。在发表胜利演说后不久,杜根总统发布了9A66号行政令。爱因斯坦教授被委托研究精神部队的科技并协助抓捕尤里。谭雅和伊娃中尉也被派往旧金山执行这一任务。旧金山是战争中精神部队的第一个目标。

大部分美国部队占领着莫斯科。维拉蒂摩舰队的残部被下令驶往旧金山向美军投降,全世界的苏军被要求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1]对于作为苏联的海军上将,为什么维拉蒂摩没有亲自率领舰队进行这次攻击,游戏中并未解释。大概是尤里说服罗曼洛夫这样做,因为他知道维拉蒂摩将会失败,尤里这样做是能让维拉蒂摩更加难堪。

为搜捕尤里而组建的先遣队刚刚在旧金山集合,爱因斯坦突然发现从恶魔岛(Alcatraz Island)上传来了奇怪的波动。杜根总统和他的顾问们立刻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由伊娃中尉向他简要地汇报情况。她刚说完,尤里干扰了通讯,出现在与会者面前的屏幕上。尤里要求美国和盟军方面向他投降。尤里解释说恶魔岛上的装置是他最新的心灵控制科技的产物——心灵控制器(Psychic Dominator)。杜根总统停了一下,对尤里说可以让他做俄罗斯的新的领导人,此时他的将军们正在准备对心灵控制器发动空袭。尤里看穿了杜根的计策,回答说:“总统先生,如果我能控制整个世界的话,我为什么要只满足于掌握一个国家呢?”接着尤里切断了通信,开始准备启动心灵控制器。杜根总统下令立即发动空袭。

等盟军的鹞式飞机接近恶魔岛的时候,尤里的精神部队早已部署好了防空火力。尤里军新兵(Yuris Initiates)们拼命地对空射击。盖特炮(Gattling Cannons)防空火力及其优秀,击落了多架飞机。幸运的是,其中一架飞机坠落时损坏了为心灵控制器供电的核能反应堆,使心灵控制器失效了。

尤里对这一个心灵控制器的失效毫不在意,他随即启动了设在世界各地的其他的心灵控制器,使世界上大多数人们成为没有思想的尤里的奴仆。和第一代的心灵信标和心灵控制增幅器所使用的科技不同,心灵控制器使用的是一种严格的心灵控制。第一代心灵控制器是使目标兴高采烈而变得易于说服,而第二代科技则是把目标变成没有思想的奴隶。

正当盟军的先遣队在旧金山艰难抵抗尤里军的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时,爱因斯坦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为了防止这场灾难,他改装了一台空间转移发生器使之成为了一台时间机器。不过此时时间机器和整个旧金山市区都处于电力中断的状态,盟军和尤里都在试图控制市内的发电站。盟军最近部署的重装大兵(Guardian GIs)消灭了精神部队的坦克,与此同时盟军的工程师在城内寻找可用的发电站。就在尤里的工程师重新开启心灵控制器,并马上就要启动它来控制盟军时,时间机器及时启动了,盟军回到了过去。据说在盟军和尤里打的热火朝天时,维拉蒂摩的先遣队也到达旧金山湾,并且偷乘时间机器希望能同时改变战争的结果。爱因斯坦令人吃惊地选择留下来,留在原来的时间线继续他的使命。

到达的时间是苏军刚刚向内陆推进时的1971年春。谭雅溜过城中少量的苏联守军后将恶魔岛上正在建设中的心灵控制器摧毁。

意识到情况紧急,特别任务分队向索恩卡维尔将军汇报了未来的情况。卡维尔将军立刻同意帮助他们,以防止苏联和尤里带来的更多灾难。同时,盟军将未来会出现的心灵控制灾难通知了在德国的爱因斯坦。

解放在精神部队控制下的西海岸地区现在成了盟军的首要任务。尤里利用好莱坞的市民们作为一种资源。他将他们心灵控制,让他们走进城市各处的研磨机(Grinders)里。其他市民则自愿进入生物发电站(Bio Reactors)。这种发电站利用人体的生物电荷来提高输出。在尤里军士兵的监视下,那些天生对心灵控制免疫的市民则被命令去采矿。卡维尔将军将新的战斗要塞(Battlefortress)的原型机从主要的战事中抽调出来以援助特别任务分队。机器人坦克也在对苏联战争的末期开发出来,他们是完全对心灵控制免疫的。在战斗中,好莱坞明星Flint Westwood、Arnie Frankenfurter和Sammy Stallion帮助了盟军,收到了出乎意料的好效果。

紧接着的战斗发生在西雅图。由于受到核武器摧毁城市的威胁,Bing总裁和他的巨软公司(Massivesoft Corporation)被迫为心灵控制器编写控制软件[1]。在这场超级武器的对抗中,一台天气控制器被用来对抗尤里的核武器。不过尤里抢先发射了一枚短程核导弹摧毁了给天气控制器供电的发电站而得了先手。盟军迅速在整个城市与尤里展开巷战。英国狙击手和尤里的病毒狙击手(Viruses)在城中猫捉耗子似的生死相斗。最终,盟军利用西雅图电视塔(the Space Needle)来开拓视野,并重新启动了天气控制器切断了核武器发射井的电力。先遣队解放了巨软工业园,并摧毁了核武器发射井。

在澳大利亚悉尼记录到了奇怪的信号。在那里发现了尤里的主要的克隆设施。在心灵控制器的部署受到显著的延迟后,尤里的新计划是用克隆体代替各盟国的领导人。尤里希望借此控制那些国家,不是用心灵控制,而是组建傀儡政权。特别任务分队抵达悉尼开始了与尤里的激战。从珍珠港来的盟军海军舰队帮助攻击尤里的雷鸣潜艇(Boomer Submarines)。韩国也派出了黑鹰战斗机(Black Eagle)编队空袭了尤里在悉尼港中的潜艇生产设施。盟军占领了整个城市,摧毁了尤里的克隆设施和克隆士兵。

在悉尼激战的同时,苏联的坦克师向爱因斯坦的黑森林实验室进发。当罗曼洛夫从与WSA的会议返回时,他的专机在摩洛哥上空被击落。利比亚和伊拉克立刻出兵救援罗曼洛夫,并且发现是精神部队击落了罗曼洛夫的专机。回到莫斯科,罗曼洛夫发现尤里已经不知去向,于是大发雷霆。

苏联最近派往墨西哥的补给运输舰队都神秘地消失了,罗曼洛夫命令维拉蒂摩率领他的舰队前去调查。在珍珠港遭遇失败后,维拉蒂摩的舰队又得到了重建。本来他们是要被派往支援墨西哥驻军的。得到了罗曼洛夫的命令后,他们立即出发,在太平洋上发现了一个以前未发现的小岛,上面建立着一个精神军队的基地[3]。本来用于支援墨西哥的绝望的守军的苏联新式的火炮直升机(Siege Choppers)被用于炮轰尤里的基地。这种直升机在展开后便成为一门155毫米火炮。维拉蒂摩的舰队怀着极大的仇恨猛攻尤里的精神部队。精神部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遭到如此猛烈的打击,尤里剩余的雷鸣潜艇也被苏联舰队悉数击沉。苏军搜索了整个岛屿,发现了一个火箭发射台,和一枚准备就绪飞往月球的火箭。苏联的工程师们乘坐那枚火箭飞抵月球。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个精神部队的基地。他们发现早在刚开始部署心灵控制器的攻击时尤里就计划逃到月球,因为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巨大的心灵能量波横扫地球将带来什么后果。利用在那个太平洋小岛找到的激光武器,苏军荡平了尤里的月球基地,随后把自己的国旗插在了尤里基地的废墟上。苏联由此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个把人送上月球的国家。与此同时,不顾他的众多顾问的反对,罗曼洛夫并没有让他的部队退回苏联境内,而是让从黑森林进攻撤回的部队转向攻击特兰西瓦尼亚的尤里的家乡。

由于维拉蒂摩的舰队和许诺要运来的火炮直升机迟迟不到,苏军在墨西哥的守军最终溃败。美国在1972年7月4日占领了墨西哥

从莫斯科逃出来后,尤里就呆在特兰西瓦尼亚。当他听说月球基地被摧毁的消息后甚至比得知苏军向特兰西瓦尼亚进攻更惊讶。虽然尤里建立了良好的防御,并且用心灵信标控制了一个盟军和一个苏军的要塞,进攻的苏军还是摧毁了两个心灵信标,开始攻击尤里位于山顶的城堡。尤里只得率领剩下的精神部队逃离。